400-898-0766

0-3岁托育中心

二胎时代来临,“幼儿托育”能否让职业女性“生得起,养得起?#20445;?/h1>
2019-03-13 18:41:26作者:MoreCare 点击量:
连云港的肖薇不止一次地说过自己很后悔生二胎。她的大女儿今年10岁,小儿子还不到16个月。

丈夫一直想让她辞职,专职带两个孩子,但她不愿意。夫妻双方争执的结果是,16个月大的儿子被送到托育机构,成为机构里最小的宝宝。丈夫在争吵时说,肖薇对不起孩子。

生二胎以后,肖薇的生活完全没有了自我。即使把儿子送到托育机构,她的心里也没有变轻松,她心疼孩子,听到别人指责她怎么忍心把孩子送走、怎么连孩子也带不好,更是难过。

“每天都是急嗖嗖的,每天都是精疲力尽的,甚至连生个病都没空。”

肖薇面临的困?#24120;?#26159;目前国内很多妈妈都遇到的难题。

在全面放开二孩政策后,“生得起,养不起”、“有人生,没人带”是普通家庭提到二胎时最普遍的感想,这让家庭对于托幼服务的需求增加。但另一方面,“携程亲子园”等恶性事件所暴露出婴幼儿托育行业的问题,亟待重视和解决。

3月的两会上,政府工作报告?#30130;?#35201;针对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的新情况,加快发展多?#20013;问?#30340;婴幼儿照护服务,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,加强儿童安全保障。

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育儿问题。

送托育机构大多因精力不够,“没人带”影响生二胎意愿

2016年2月,在儿子出生后,武汉的舒静辞职在家带娃。

儿子两岁时,舒静报名参加中级会计师考试,打算为回到职场做?#24613;福?#20294;?#23637;?#20799;子和备考之间起了冲突。

儿子还没到上幼儿园的年龄,家里也没有其他人能全职?#23637;恕?br />
经过一番?#30142;歟?#33298;静最后将儿子送到一家针对0-3岁婴幼儿的日托中心,每天早晚接送,有亲子活动时陪儿子一起参加,其余时候就专心复习考试内容。

舒静遇到的这种情况,即将迎来第二个孩子的四月也有同?#23567;?br />
30岁的四月是上海一?#19968;?#24037;企业的女职员。快三岁的女儿,上周刚刚被四月送进一家私立托育机构,此前一直是夫妇俩和孩子的外婆一起在带。

四月说,女儿一直没有固定玩伴,她希望孩子能有社交生活。更重要的是,再过几个月,她的第二个孩子就要出生了。?#24188;?#24049;怀孕中后期开始,大女儿的?#23637;?#20960;乎都要靠外婆来完成,送去托班可以减轻外婆的负担。

她把十几家不同类型的托育机构摸了一圈底,主要考虑的因素有价格、距离和学校环?#22330;?br />
四月?#30130;?#31163;家近的私立幼儿园,收费都超过了每月1万元,而且有钱也进不去,“可能要怀孕时就?#30142;?#30331;记名额才能排上队”。离?#20197;?#30340;部分幼儿园价格约为3000元,但由于是外婆负责接送,不可能舍近求远送到?#35760;?br />
四月最后选择了一家费用在每月6000元左?#19994;?#31169;立机构,这家托育机构以年龄为标准?#32844;啵?#27599;班15人,最小的孩子14个月大。有一个独立的室外小操场,户外运动方便,安全性高,有实时监控,园区安装了围栏和电子门禁系?#22330;?br />
四月说,等老二满两岁后,她?#19981;?#25226;孩子送到托育机构去,两岁以前则没有这个打算。她的顾虑主要是认为托幼机构不能把孩子?#23637;?#24471;很好,所以不愿冒这个风险。

四月遇到的问题在上海屡见不鲜。据报道,新学期伊始,上海各托育点的托额只?#26032;?#19968;半。有?#39029;?#33510;于入托无门,抱怨托育机构供给量不足,但新增托育点却陷入招不满员的窘?#22330;?br />
孩子们在托育机构。图源受访者。

今年两会上,由农工党中央提交的《关于加强3岁以下婴幼儿托育服务的提案》中指出,当前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不足5%,远低于发达国家30%的平均水平。

2016年上半年,原国家卫计委在?#26412;?#19978;海、广州、沈阳等10个城市进行调查。调查结果显示,当前婴幼儿?#39029;?#23545;托育服务的需求较为强烈,婴幼儿托育服务供需矛盾较为突出。

舒静的中级会计师考试通过后,开始着手找工作,儿子如今也满3岁了。

舒静认为,把儿子送到托育机构,除了能减轻自己?#23637;?#30340;负担外,也有利于培养他的语言交际能力,“宝宝正好在语言发展活跃期,想让他多?#25176;?#26379;友接触”。她说,经过半年的托育,儿子养成了较好的生活习惯。

这?#19968;?#26500;每月收费约4000元。舒静告诉每日人物,“看到园所内都有监控,老师也随时拍照记?#24049;?#23376;们的成长。当时和老师接触后觉得他们很有爱心,试听课后孩子也很?#19981;叮?#25152;以把孩子送到了这里。”

不过,她没有生二胎的打算,“太累了”。

2016年卫计委“十城市调查”结果显示,在被调查的已生育一孩而不打算生二孩的母亲中,有60.7%是出于孩子无人照料的原因。

参与调查的全职母亲中,有近1/3是因为孩子无人照料而被迫中断就业?#24576;?#36807;3/4的全职母亲表示,如有人帮助带孩子,将会重新就业。

全国人大代表孙艳玲介绍,女性作为当前家庭中养育照料工作的主要承担者,在孩子0-16个月期间要花大量时间和精力照料孩子。因生育假期短,许多妈妈不得不辞去工作或请长假,这对她们的职业发展产生重大的不利影响。
托育机构内的日常活动。图源受访者。

部分家庭不愿托育,政府已起草行业发展指导意见

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,家庭对于托幼服务的需求增加。另一方面,“携程亲子园”等恶性事件频发也暴露出婴幼儿托育行业问题重重,仍需规范。

儿子2岁时,在西安的春分与丈夫离婚,母子俩一起生活。家中一直都请有保姆,孩子的外婆也帮忙照看,但孩子的教育任务主要还是由春分自己承担。

据春分计算,她每天有十三个小时以上陪伴儿子。除了上班,她几乎所有时间?#24049;?#20799;子待在一起,这些年晚上基本没有睡过安稳觉。即使自己养育孩子的压力很大,她也没有想过要把孩子放到托育机构里。

在她看来,处于0-3岁年龄段的孩子,父母给予孩子有关安全?#23567;?#24615;格、学会爱与被爱等方面的教育是非常重要的。

“由于师生比的限制,托儿所里的小孩实在很难受到像家里这样比较好的?#23637;?#21644;教育。”春?#30452;?#36798;了自己担忧。但这种担心不无道理。

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、老年研究所教授杨菊华认为,近年,托育服务供给长期处于“政府缺位、市场失灵、社会失职、家负全责”的失衡状态,既抑制了女性的二孩生育行为,也影响了她们的就业发展。

2019年的政府工作报告?#30130;?#35201;针对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的新情况,加快发展多?#20013;问?#30340;婴幼儿照护服务,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,加强儿童安全保障。

业内人士蒋磊分析,比起祖辈照看、全职妈妈、保姆、上世纪的托儿所这些国内常见的养育方式,专业化的0-3岁婴幼儿托育机构能够提供更科学的托育服务。

不过,针对今年两会上代表委员提出的“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机构”的建议,不少网友持反对意见。

有人认为孩子太小,必须由父母进行照看,否则会导致亲情缺失,教育不到位,孩子没有安全感,也有?#35828;?#24515;,还不会说话的孩子被送去托育机构,受到虐待也没办法向?#39029;?#27714;助。

缺乏科学安全、价格合理的托育机构带来的弊端,在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日渐凸显。

在近几年的两会上,越来越多的代表委员提出有关托育行业的建议和意见。在卫健委牵头起草相关意见并报送国务院后,符合我国现实情况的婴幼儿托育模式建立应当指日可待,但如何通过婴幼儿托育解决职业女性的后顾之忧,还需要更为细致的考虑。


婴幼儿托育机构。图源网络。

据财新报道,国家卫生健康委?#34987;?#27492;前已牵头起草《关于促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指导意见(代拟稿)》并报送国务院。这也意味着,0-3岁托幼阶段的规范即将出台。

《意见》内容包括:鼓励和支持政府、用?#35828;?#20301;和社会力量依法举办婴幼儿托育服务机构,以全日托、半日托、计时托和临时托等多?#20013;问劍?#20026;广大家庭提供方便可及、安全放心、质量可靠、价格合理的托育服务,满足人民群众?#21974;?#27425;的实?#24066;?#27714;。同时,有效发挥政府的作用,加强对托幼服务机构的监管。

此前,国内各地也有关于幼儿托育的尝试。

2018年4月,上海已发布《关于促进和加强本市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工作的指导意见》等文件,支持社会力量依法举办托育机构,提供税收、?#22266;?#31561;支持性政策,加强托育机构标准建设,新增托育点,加大从业人员培训力度。四川、湖北也在行业规范化上做尝试。

虽然上海已经是全国托育规范化道路上的先行者,但目前提供的托育服务与?#39029;?#20204;的需求仍然存在错位现象。对此,四月在?#30142;?#25176;育机构时有明显的感受,“有资质的机构太少了,我们这一片没有合适的”。

业内人士蒋磊透露,对于0-3岁婴幼儿托育行业,目前还没有确定全国统一的主管部门,也谈不上统一的监管,只能靠机构自己制定的标准进行规范。当项目设在像上海这样有政策的地方,他们就会获得当地托育机构的资质;当地如果没有出台相关的标准,就按照教育公司的?#38382;?#25805;作。

人大代表为职业女性发声,托育机构如何帮妈妈们重返职场

武汉市一家托育中心的创建者余琪认为,把孩子送到托育机构其实更能让孩子沿着?#24049;?#30340;发?#26500;?#36857;成长。因为托育机构里有专业的老师、全套的体?#25285;?#27604;起初次带娃的母亲,她们对于孩子的成长更有经验,也更懂得如何应对孩子每个阶段的变化。

同样作为一名母亲的余琪,在去年6月创办了湖北省首家专门针对0-3岁婴幼儿的社区托育机构。截至目前,机构里接收过的最小的孩子仅有8个月大。

余琪还为妈妈们提供就业机会,建议她们如果暂时不返回职场,可以将孩子放到机构托育,自己则参加培训后留在园所工作,随时照看孩子、陪伴孩子。

这种实践想法与黑龙江代表团的人大代表孙艳玲不谋而合。

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满族刺绣传承人的她,开办的培训基地已培养出了近万名绣娘。

这些绣娘也遇到因生育而中断工作的苦恼:如果自己不出来工作,家里就少了一份经济收入。但要请保姆?#23637;?#23401;子的费用,可能比她们自己的工资还要高,所以她们最后往往只能选择放弃工作,在家带孩子。

这些绣娘们盼望能够建立托儿所,这样她们就能走出家门,做一名职业女性。孙艳玲把她们的愿望带到两会当中,希望能够解决职业女性的后顾之忧。


孙艳玲代表提出婴幼儿托育建议。

在今年两会上,孙艳玲提出了关于发展0-16个月托幼服务,解决女性职业发展后顾之忧的建议,建议将发?#26500;?#20849;托幼服务纳入为民办实事工程,加?#31354;?#24220;引导、社会参与,鼓励幼儿园等机构?#30001;?#26381;务,由此减轻双职工家庭的负担,同时?#37096;?#20197;使女性没有后顾之忧,早日重返工作岗位。

而业内人士蒋磊告诉每日人物,他选择这个行业,正是因为看到公办幼儿园和民办托儿班?#23545;?#28385;足不了?#39029;?#23545;于托育的强烈需求。在国?#19994;?#40723;励下,他们公司计划在今年底,将园区的总数增加到30个。

版权所有 ? ?#26412;?#30410;?#36317;?#25991;化传播咨询有限公司 京ICP备16053638号

网站地图
请选择您所在的城?#24615;?#21306;
ag真人视讯网站大全 浙江11选5任选走势图 体坛排列3走势 福利新疆35选7走势图 河南麻将技巧口诀 法国雷恩商学院 现金咖啡电子游艺 一木棋牌下载 祖拉夫 江苏体彩11选5走势图 糖果派对2免费试玩